痴呆症药物也可用来治疗烟瘾,为什么尼古丁替

Schmidt说,对这两种药物而言,“我们能够证实自我摄入的总尼古丁量下降了”;不过也给出一个警告。

据《抗癌研究报告》报道,总共有753人遵循整个研究的方向,另有944人遵循了大部分的指导方针。

吸烟会降低大脑注意力,使思维变得迟钝、记忆力减退,甚至发生头痛、头晕。无论从烟民自身还是周围人群健康考虑,戒烟势在必行。尼古丁替代疗法是指使用低剂量药用尼古丁替代烟草中的尼古丁,用渐进减量的方式有效帮助吸烟者摆脱对香烟的依赖,减弱戒断症状。但是,实际上,尼古丁替代疗法应用并不广,这是因为受到各种因素的限制,导致尼古丁贴片的治疗效果不大,并不能帮助吸烟者彻底摆脱烟瘾。首先尼古丁替代制剂,目前在整个中国都比较难买到。并且,戒烟药一般是3个月一个疗程,如果烟草依赖比较严重,则再延长1~3个月,一个疗程费用一般约1000元。烟草中的成瘾物质是尼古丁,所以它也用于戒烟的替代疗法。但女性代谢尼古丁的速度比男性快,使用避孕药的女性和孕妇代谢尼古丁的速度比其他女性更快;因此,这便降低了尼古丁贴片和口胶等戒烟替代治疗措施的效果,还会导致女性更强烈的恶心、眩晕和虚弱等不适感,致使女性比男性更难戒烟。一项研究调查了数百名美国吸烟者,发现用尼古丁贴片帮助戒烟并不比自主戒烟效果好。这项为期5年的研究,调查了2001年至2005年间的吸烟人群或既往有吸烟史的人群,发现1/5的人在最近放弃了用尼古丁贴片、尼古丁咀嚼胶、吸入剂或鼻喷剂来帮助戒烟。吸烟是个社会问题,即使你通过使用尼古丁替代贴片戒了烟,但由于一些社会因素的存在,它并不能帮助你彻底摆脱复吸的厄运。许多烟龄较长的吸烟者尼古丁的代谢非常的迅速,这意味着目前常规使用的尼古丁贴片的剂量实在太低了。一些烟瘾很重的吸烟者把尼古丁替代疗法当成了救命稻草,结果却发现它们并不是,于是他们就认为自己的戒烟努力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失败是注定的。研究调查了普通吸烟人群中尼古丁替代贴片的使用情况,并跟已有一些临床试验结果进行了比较。在这些临床试验中,药物组的戒烟成功率比安慰剂组高两倍甚至三倍。研究结果质疑了这些随机试验结果的可靠性,他认为入组标准的限制,如患有抑郁症的和烟瘾较轻的吸烟者往往被排除在外,使得研究结果的水分很大。尼古丁替代制剂与吸烟时的情况有所不同,吸烟是间断式获取尼古丁,吸烟人血液中尼古丁的含量不是恒定的。在每次吸烟时,血液中尼古丁的含量会迅速增加,而这会使吸烟人产生强烈的满足感。换句话说,使用尼古丁贴片虽然不会使戒烟人由于缺乏尼古丁而出现戒断综合症,但使用者却没有吸烟时的那种满足感。而这种满足感上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使用者的使用意愿。过于依赖药物戒烟不是个明智选择,社会营造一个良好的戒烟环境才是减少吸烟人数的关键所在。

这些有意戒烟的参与者签约参加这项为期23天的实验。在头两个星期,他们继续抽烟,但也服用加兰他敏或安慰剂。在临床试验开始之前,研究人员评估了这些吸烟者的认知功能,从而得到一个基线。参与者遵守这种治疗方案两周之后,就被要求一整天不吸烟。研究人员再进行两次评估:在这种香烟-药物组合实验两周之后,在初次不吸烟的那一天之后。最后,研究人员要求参与者尽自己的最大努力连续7天不抽烟,在此期间,他们仍然要么服用加兰他敏,要么服用安慰剂。

她补充说,最成功的戒烟干预措施还包括行为咨询。“如果有人对你负责,这会让你感觉好些。”

尽管几个安全的药物疗法有助吸烟者戒烟,但是四分之三接受治疗的人在尝试戒烟六个月之内又再次吸烟了。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Rebecca Ashare教授和Heath Schmidt教授发现一类被美国FDA批准用于改善阿尔茨海默病病人认知损害的药物有潜力成为一种永久性戒烟治疗方案。阿尔茨海默病是一种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临床表现主要为认知功能下降、精神症状和行为障碍、日常生活能力的逐渐下降,病因迄今未明,65岁以前发病者,称早老性痴呆症;65岁以后发病者称老年性痴呆症。

有啥偏好?“尼古丁贴片加尼古丁口香糖或含片,是因为它们可以在药柜上买到。”

在一项新的由大鼠临床试验和人临床试验组成的研究中,Ashare和Schmidt研究了两种乙酰胆碱酯酶抑制剂(acetylcholinesterase inhibitor, AChEI)---加兰他敏(galantamine)和多奈哌齐(donepezil)---对整体尼古丁摄入的影响。大鼠临床试验表明事先给这些啮齿类动物服用一种AChEI会降低它们的尼古丁摄入量。与这一影响相一致的是,人临床试验表明服用一种AChEI而不是安慰剂的参与者每天少吸了2.3根香烟,下降了12%,而且对他们吸的香烟更加没有满足感。相关研究结果于2016年1月19日在线发表在自然出版集团旗下的Translational Psychiatry期刊上,论文标题为“Repeated administration of an acetylcholinesterase inhibitor attenuates nicotine taking in rats and smoking behavior in human smokers”。

根据芬兰的一项研究,一种新的含氨基酸L-半胱氨酸的含片是一种有效、无毒的戒烟产品。

她说,“我们研究这些不同的用途转用的药物的目标并不是取代这些已经上市的药物。我们知道它们是有效的。我们的目标是针对更可能经历这些认知缺陷的不同吸烟者人群。”

同时,她在给路透社健康杂志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指出:“这项研究完全基于自我报告。没有面对面,也没有人检查参与者的血液、唾液或排出的空气,看他们是否真的减少或戒烟。”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尼古丁上瘾跨学科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 on Nicotine Addiction, CIRNA),对戒烟的研究自2001年以来就已开始。特别地,来自CIRNA主任、精神病学教授Caryn Lerman的研究就曾作出结论:戒烟的人们经常出现执行能力(executive function)下降。

所有参与者都记下了电子日记,记录自己吸烟的次数和吸烟的程度。

Schmidt曾成功地采用像可卡因之类的其他成瘾物质开展类似的研究。在这项研究中,他将一群大鼠分为加兰他敏组和多奈哌齐组两个小组。为了反映人类的自愿吸毒行为,这些大鼠只要想要的话就可通过踩踏一种控制杆来自我摄入尼古丁。一旦这些大鼠对尼古丁成瘾后,它们就开始服用这两种AChEI中的一种。

在那些严格遵守说明的,170个使用了L-半胱氨酸的人戒烟,服用安慰剂组有134人戒烟。

这时候,他们把目光转向了乙酰胆碱酯酶抑制剂。

研究小组在线招募了接近2000个吸烟者,随机分配一半使用L-半胱氨酸含片六个月,而另一半使用假含片。

没有数据表明治疗吸烟者的临床医生应当让这些人服用其中一种AChEI。但是Ashare和Schmidt开辟一条道路,如果这条道路通往他们认为它应当通向的地方的话,那么它可能给吸烟者提供另一种协助吸烟者戒烟的选择。

含片没在美国使用,和测试用的L-半胱氨酸的其他配方可能不一样,舍曼指出。他说:“如果制造商想在美国销售这种产品,并声称它有助于戒烟,那就需要得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和监管。”。

Ashare教授说,“这些人感到精神恍惚。他们健忘。这些不良现象与他们戒烟的能力相关联。我们认为进一步开展针对戒烟的临床研究是有用的。”

超过六个月后,331人完成了整个戒烟研究:181人服用半胱氨酸含片和150人服用安慰剂组。

Schmidt说,“在服用降低尼古丁自我摄入的AChEI剂量时,AChEI并不让这些大鼠生病。”这些发现导致CIRNA开展人临床试验:迄今为止,已研究了33名年龄在18?60岁的吸烟者。

纽约NYU Langone医学中心的药物烟草、酒精部分负责人史考特·舍曼(Scott Sherman)博士,称研究“有前途”,但表示,含片没有准备好黄金时间。”

他说,“我们从文献中知道,[当服用这些药物时]超过30%的病人会恶心和呕吐,这将限制他们的服药依从性。我们已观察到这些药物降低尼古丁自我摄入,但是我们想要确保这不是因为这些大鼠生病了。”

图片 1

不同于人类感觉不舒服和他们的身体对恶心作出反应时他们能够口头报告,大鼠缺乏反射性作出呕吐的反应。在以前的研究中,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任职的Matthew Hayes就曾证实在大鼠体内,它们吃的高岭土像一种抗酸剂那样覆盖着胃部,抑制任何不良反应。在当前的这项研究中,通过与Hayes合作,Schmidt让这些大鼠吃高岭土,然后比较一下它们吃多少高岭土与服用AChEI的关系。

L-半胱氨酸是一种氨基酸,消除香烟中的乙醛,乙醛被认为是可通过提高大脑对尼古丁的反应,在尼古丁成瘾中发挥作用的化合物。

Schmidt教授说,“我们对利用我们的模型筛选抗成瘾药物的潜在疗效非常感兴趣。在这项研究中,我们研究了潜在的戒烟药物。”

然而,至少有两位美国专家对此并不信服。

图片 2

这项研究是由Kari Syrjanen博士领导,有五个合作者,在赫尔辛基为百得公司工作,该公司资助这项研究和营销这种Acetium含片。

Ashare说,“这为期一周的时间可作为长期戒烟的代表。在尝试戒烟后第一个星期的戒烟能力能够预测长期戒烟是否成功。”

更少的吸烟快感和吸烟感的改变被认为是戒烟的有力原因。研究中有百分之六的参与者报告了不良事件(尽管研究者没有收集细节),两组的发病率大致相同。

这项研究本身采用了一种双向的转化方法。换言之,预临床数据验证了临床数据,反之亦然。

舍曼说,如果他的一个亲戚想戒烟,“我会告诉他们使用七种药物,在是有效的-尼古丁替代疗法(贴片,口香糖,含片、吸入剂、喷鼻剂),与安非他酮和伐尼克兰,以及戒烟热线(“1-800-QUIT-NOW”),这是戒烟的最好方式。”

图片来自Vera Kratochvil/public domain 。

结果是“适度的”,他指出,研究人员没有将这种含片与其他戒烟疗法相比较,如果参与者不需要完成每天的日记,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效。

她仍然积极招募参与者参加这个临床试验,目标是总共招募80人。一旦这项临床试验参与人数达到这个数目,她将深入研究整体的戒烟数据。她迄今为止所了解到的结果---服用这种已获得FDA批准的加兰他敏的吸烟者每天抽更少的香烟,而且从中带来的快感更少---是大有希望的,特别地考虑到在关键性的第一周不抽烟的那些人有32倍的可能性永久戒烟。

Martha Tingen,在格鲁吉亚奥古斯塔大学烟草控制计划主任,同时指出研究的局限性,包括实际上参加者没到三分之一。

在大脑中,被称为乙酰胆碱的神经递质在诸如学习和短期记忆之类的认知功能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当尼古丁进入人体后,它结合到乙酰胆碱结合的相同受体上,导致对吸烟者产生奖赏效应和强化效果。AChEI提高大脑中的乙酰胆碱水平,也就是替代尼古丁的影响。

本文由91599金沙游艺场发布于健康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痴呆症药物也可用来治疗烟瘾,为什么尼古丁替

相关阅读